新闻学院

c63,虫草,口子窖-泰式多语新闻




在《帝国年代》游戏中,波斯阵营独占了马厩全满科技树,出产的马队还有对射手进犯加2的加成,当然更有特征的当属它的战象兵。其实这些设置是归纳了多个波斯王朝的戎行特色制成的,还原性非常高。




帕提亚王朝和萨珊波斯帝国的马队对罗马戎行造成了严峻损伤,让西方人形象非常深入。帕提亚波斯的马队有击杀罗马三巨子克拉苏的战绩,还让安东尼的远征无功而返,以至于诞生了只要“王者才干降服帕提亚”的坑爹预言(凯撒倒运就倒运在这个预言上);萨珊波斯帝国的局势更像是火焰BOSS上台(它的国教是拜火教),一发家就干掉了帕提亚帝国,打残了贵霜帝国,还在三次战役中消除了15万罗马戎行,俘虏了罗马皇帝,打败了当年四大帝国中,除汉帝国外的三个(即帕提亚波斯、贵霜和罗马)。全盛时期波斯马队战绩还真对的上《全面战役》给它的高点评。




波斯马队对射手的高损伤也很契合前史,前史上的波斯马队就把草原上的敌人看作是存亡大敌,在作战经验和作战毅力上有显着加成。波斯前史上第一个大帝级的BOSS居鲁士就死在游牧的马萨格泰人手中;从中亚逃难到中东的塞人干掉了帕提亚帝国的弗拉特二世、阿尔塔巴努斯二世两个君王;萨珊波斯也和自己的上一任是难兄难弟。




卑路斯一世当过嚈哒人的俘虏,还在复仇之战中赔上了自己和七个儿子的性命。更不用说来来往往的游牧民族在西征时都喜爱到波斯境内抽丰,因而波斯马队对这些“冤家”作战经验、作战毅力都MAX,在对老冤家作战时经常打出逆袭战绩。所以波斯马队对射手尤其是马弓手杀伤有加成这个设定,很契合前史。




和波斯马队比起来,波斯的步卒名声不显。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国即使是在全盛时期步卒也不是希腊人的对手,帝国晚期乃至呈现了希腊重步卒包打天下的局势。帕提亚波斯的步卒也仅仅铺排,让帕提亚马队在打败罗马人后难以攫取对方的城市。萨珊波斯步卒人数是三军之冠,但主力帕伊甘(持盾农人)最大的用途便是充人头、干杂活,和欧洲的中世纪的征召农人没啥差异。




帕伊甘是波斯马队干杂活的随从,首要作业是维护辎重、当炮灰进攻要塞、发掘壕沟和坑道。萨珊波斯步卒也不全是废物,步射手便是马队的好同伴,他们的弓箭箭头较轻,射速较快,在战役中担任给马队冲击供给火力保护。在和罗马的战役中萨珊波斯也进行了军事变革,打造了一只“配备相似角斗士”的重步卒,但在战场上依旧是百战百胜。



至于战象部队,波斯前史上的确从印度进口过不少,首要会集在塞硫古王朝时期、萨珊波斯时期。其间战绩最光辉的年代当属塞硫古王朝,塞硫古的战象部队在继业者战役中取得过决定性成功;而萨珊波斯只靠大象赢得过一场决定性的成功。实际中的大象可没有拆墙特技,它们在波斯戎行中反而被当成是移动城墙对待。





总的来说,《帝国年代》这款游戏在刻画波斯兵种时,很契合前史。不过在刻画中国文化与兵种时就很坑爹了……

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、冷兵器研究所系头条号签约作者。主编原廓、作者李从嘉,任何媒体或许大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追查法律责任。

相关文章